What I've Done in 2024

W24 (06/10 - 06/16)

  • 重轻老师是我这两年发现的宝藏播客主,他擅长音乐、游戏、商业分析,通过他顺藤摸瓜了各种有趣的节目。最近的一个系列[机核 - 通过赛博朋克了解一段二十世纪音乐史](三集)深挖了德式摇滚和电子乐,道出了一些有趣的点:噪音也是声音;先锋是音乐家中的音乐家,他们探索声音的边界(噪音),打破人们审美的认知,再驯化杂糅进人们熟知的元素里;音乐不会只是让人快乐的,音乐是用来表达人的情绪的。人的情绪有一百种,音乐就有一百种。
  • 这两个月无限沉迷于梁博《昼夜本色》第二季这张 live 专辑。人声和各种乐器的搭配,几乎完美,在工作和开车路上无限循环。
  • 网球比赛 Delta Open 打到了八进四,决胜局的抢十遗憾输给了对手。我很高兴这场比赛,自己基本打出了水平,没有再过分紧张,享受跟对手每分必争的状况。最重要的收获是在比赛中得到了反馈,明确了接下来要提高的地方。Proud of myself.

W23 (06/03 - 06/09)

  • 夏天来了,周末和大家一起去 Buntzen Lake 划船,遛狗,野餐。留给我们自在的日子不多了,还有一个月时间老二出生,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呢?记忆里已经不存在三年前照顾刚出生安妮时的惨状了,但是心态上肯定不会像从前那么紧张。总之,享受现在。
  • 每天基本都在看网球和打网球,见证了德约拼到伤退,紫薇强势逆转,阿卡少壮登基。我自己也去打了场 Delta Open 的比赛,获胜但是对自己的表现也说不上多满意,紧张的都能跳机械舞了。降低预期,多打吧。

W22 (05/27 - 06/22)

  • 一半阴雨,一半晴天。周末带着阿妮去游泳,成了我俩的独处时光。她进入到十万个为什么之后,变得停不下来。有时候她问的你你大脑阻塞,但有时候她说出世界上含糖量最高的甜言蜜语。她提醒我们活在当下,笑或哭,都要全情投入,不然她就瞬间长大给你看。

W21 (05/20 - 05/26)

  • 最近沉迷于梁博《昼夜本色》第二季这张专辑,尤其《一往情深》和《黑夜中》这两首,每次听都期待着萨克斯的渐入,跟歌手的声音遥相呼应,到完全成为主角。
  • 我们家阿妮到底在异国他乡开始无限循环《孤勇者》,最近也开始大声歌唱,虽然继承了我的优良基因——几乎没有在调上的,但是它面对周遭的观众的狂笑和闪光灯,依然决然的放声怒吼,未尝不是她那小小世界里的孤勇者。
  • 周末带阿妮参加 Surrey 城市活动,继前两周做了警车之后,这周开上了挖掘机。期间有各种小活动,陪着排队二十分钟,做气球的小哥问安妮你想要什么呢,我们有蝴蝶、小兔或者任何你想做的,安妮说“banana”。

W20 (05/13 - 05/19)

  • 最近几个月来压力最大的一周。上周刚刚抚慰好生病的安妮,周一就发现赵四🐱瘫软在地上,送去医生检查,旧病复发,又是尿管堵塞。妈妈的超级签证,申请了一年半依旧杳无音讯,跟喜福约定这周如果还是没结果的话,就只能让爸爸先过来,一起迎接二宝的降临。准备了大半年的网球比赛,这周六要打响,久违的紧张感触电一般通了全身。
  • 今年第一场正式网球比赛,以失败告终。遇到了一个非常稳定的 pusher,各方面都很平均,但是不进攻。我在比赛中打不出平时的水准,虽然球质比对方好,但是不够压倒性,稍微激进就会落入失误陷阱,最后办成了消耗战。很丧,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多磨练才能越接近打出平时的水平。

W19 (05/06 - 05/12)

  • 鉴于几周前的日本之行,留下老婆和阿婆照顾安妮,又接连生病,我取消了这周公司去雅典的团建。本来想着可以休假躺一周,结果阿妮非常准的在周日起床开始发烧,体温反复无常,逐渐嘴巴起疮,手脚也慢慢显现。一周的时间,每天都家里团团转,过得好快。阿妮生病的时候非常搞笑,因为嘴巴难过,一直嘟嘴巴,短暂丢失了语言功能只剩下嗯嗯啊啊。另外,她给自己拗了生病的人设,看动画片时候也不允许自己笑出来,只能憋笑。阿婆让她在视频里跟奶奶说再见,她摇头,一再催促下她憋不住了,“阿婆,我生病了,不能说话呀”。
  • 周五晚上极光爆发,十一点到跑到阿咪家的阳台上,一起仰望星空。肉眼是模糊的,只看到一片片云状,偶有淡淡的绿色和紫色。而拿出手机对准天上,像开了照妖镜功能,粉紫色,荧光绿,奇怪的形状互相交错。大自然的神奇,远超想象。
  • 第一次读石黑一雄,长日将尽。笔触细腻的不行,主题尤其亮眼,关于记忆、过去和自我欺骗。第一次见识“不可靠叙述”,跟随“我”在各种时空穿梭,然后发现破绽,开始怀疑,最后试图理解背后的真相。”每个人对于自我和过去的认知都是笼罩在自我欺骗与否认真相的层层迷雾之中。”

W18 (04/29 - 05/05)

  • 周日是喜福的生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也像我一样对生日降低了预期,只是另一个平实美好的日子。我们晚上去吃火锅,回来一起吃蛋糕,唱生日歌,吹蜡烛庆祝。有妈妈、阿妮和我的陪伴,希望她会感到幸福。
  • 周六带安妮去和毛豆和莎莎玩,吃披萨然后在 Port Moody 放生三文鱼苗。晚上小白公瑾来家里,一起聊天 BBQ。

W17 (04/22 - 04/28)

  • 旅行后遗症,还处在恍惚之中。第一天回归工作电脑前,那种不真实的感觉非常奇妙,就像那些开车穿过的隧道,光线逐渐明亮,进入到另一个世界。
  • David 上周在 Seattle 出差,这周来家里做客。他是很 chill,白天跟我一起工作,晚上一起随意找些事做。我们去看了韩国惊悚片破墓。依稀记得几年前一起跟喜福看哭声,被吓尿的感觉。不过这次还好,萨满精神在地下发作,民族主义主旋律鬼片,因为被具象所以没那么吓人。不骗人的说,看完第二天,我在阴雨中走近遛狗的小森林,也只是哆嗦了那么一小下。
  • 几乎每天都有打球。离开了一周多,一部分残存的记忆在肌肉里,而一部分手感则随风飘散。最开始的两三次练习,非常纠结,动作僵硬,做不到位。直到周六晚上和 Allen 练习了两个半小时,把身体打透,喘着粗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兴奋的睡不着觉。

W15-16 (04/08 - 04/21)

  • 跟高中好友筹备了半年的日本之旅终于成行。抛妻弃子,浪荡无边,几个中年人在日本每天睡到自然醒,点到为止看风景,把大部分时间留给打牌,吃饭,喝酒。珍惜着无拘无束,却也惦念着家里的老小。大家都清楚这次旅行是有且仅有的一次,下一次不知何时,也不敢规划。好朋友就是这样一起心安理得地浪费时间,创造事端,然后共享回忆。回到家里第二天,我坐在电脑前准备回归工作,非常的恍惚。一周的时间,不像去年回国的一月,把记忆和现实划清界限。这一周是场大梦,我好像在座位上没离开过,在梦里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看到很多张熟悉和陌生的脸,留下欢笑,喝很多酒,到一些美好又不会再去过的地方。
  • 我不在的日子里据说阿妮异常乖巧,我从带搭不理的角色,上升到每天念叨的程度。她每天都会发些视频给我,只是笑笑说些甜蜜的话,但是明确传达出了家在哪里的信号。回来给她带了她想要的饼干和玩具,每一样拿出来的时候她都蹦蹦跳跳,抑制不住的兴奋。最后妈妈问她,那下次还要不要爸爸出去玩,她若有所思,坚定地说,不要!

W14 (04/01 - 04/07)

  • 阿妮周末已经不舍得睡午觉了,从起床到睡觉,除了偶尔的眼神迷茫,更多时候是全神贯注地兴高采烈。周末的两天, 早饭,遛狗,社区的小课,午饭,公园,宜家,最后叫朋友来家里玩到疯癫,就这样晚上叫她洗澡还要拖延,脱一件衣服办一件衣服的事儿,照照镜子,蹬蹬滑板车,吼吼嗓子。生活是夺么美好啊。

W13 (03/25 - 03/31)

  • 这周给自己提前放了个假,认真工作半天,认真划水半天。开了个新游戏,Desperados III,一下被拽回了童年,跟盟军敢死队完全一个类型,只不过发生在西部世界。玩上就停不下来。
  • 周四是外婆和奶奶的生日,两个人很有缘,阴历在同一天,也就成了我们家的节日。除了两位老人,最开心的还是家里的小人,期盼着,为你唱歌,送上祝福,然后开心地把蛋糕吃走。
  • 周末是四天的长周末,每天带娃,各种公园,农场,还有动物园,最后一天我是真的精力耗尽,非常渴望回归工作,给自己一点安静时光,休整喘息。
  • 陪喜福看了分手的决心,作为朴赞郁的粉丝,有很多镜头和颜色都如此熟悉,但是这个吊诡的爱情故事,浪漫的过了头。啥时候您能接地气一点,拍出个类似寄生虫的片子,走近千家万户呢。

W12 (03/18 - 03/24)

  • 周六跟大家去 Whistler 滑雪,这个雪季第二次也预计是最后一次。今年把空闲时间都给了网球,另外也没那么方便经常出去一整天。除去需要早起和来回路上的烦恼,滑雪本身的体验还是没得说,速度与激情,时常抬头看远边,云彩和山顶白帽,不同的白色错落有致。明年还有今年 defer 的 Cypress 季票要用,可以带着安妮去体验了。
  • 周日趁着好天气,全家去了 Vancouver Zoo。四个小时的步行,陪着安妮不停歇脚步,去见识各种神奇动物。美洲狮和黑豹一刻不停歇地四处踱步,脸上露着杀气的面容;大灰狼被成群地卷养,无所事事,慵懒地躺在地上好像大狗;河马三吨的体型,妖娆的背影,大梨身材,从腰间收缩到小短腿。

W11 (03/11 - 03/17)

  • 入春了,连续的大晴天,遛狗路上的小树终于有苞芽出现,狗子在林间穿梭,有了阳光的金缕衣,好像比平时干净了一些。我卖了个键盘,去换了个二手的 Gas grill,搬回家清理干净,跟大家享用今年第一顿 BBQ。周六跟大家去了 Sasamat Lake,周日跑到了 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安妮战战兢兢地来回走过了大吊桥,在一段贴着山的狭窄栈道上崩溃大哭。我和妈妈一起耐心安慰、鼓励了半个小时,也无济于事。最后抱着她离开,期待她慢慢勇敢。

W10 (03/04 - 03/10)

  • 这两周疯狂打球,感觉又悟了,关于重心转移,关于打上旋和平击,关于开放和关闭式站位的选择。天气渐好,有一天自己去发了一个小时球,很享受练习的时光。
  • 周末在于总家玩了桌游勃艮第城堡,两个半小时,刷就过去了。这个桌游像是自闭版的卡坦岛,只要关心自己就好,但是地图和资源足够复杂,也能玩的津津乐道。
  • 跟山汇几个月前就约定的沙丘2终于来了,提前回顾了第一部算是对整个世界观有个浅显的认识。第二部明显更好看,剧情开始厚重,宗教、政治斗争也都付出睡眠。最震撼的还是视听,恨 IMAX 不能更大。这两天还在回想其中的某些镜头,听了一个播客介绍原著情节,惊讶于书中宏大深入的世界观。

W9 (02/26 - 03/03)

  • 异常忙碌的周末。周日是于总家宝宝百天,周六是在我家,叫朋友一起给第二个宝宝做 gender reveal(视频链接)。仪式很简单,主要是找机会叫大家一起开心。结果揭晓,第二个也是姑娘,我跟喜福很高兴,但回想跟第一个相比,已经平静了很多。总之,期待你来噢。

W8 (02/19 - 02/25)

  • 这几个月工作最忙碌的一周了,各种事情接踵而至,每天都刷刷地过,在晚上打网球复活。
  • 周五晚上带安妮去和山汇家看了场本地的冰球比赛,我们坐地很靠前,能听到两边运动员冲撞防护板的巨大声响,但是即使这么近也要聚精会神才能跟得上球的方位。安妮看的很入神,准确说是很迷糊,不太知道这两波破人冲来冲去是为了什么,那个小球时而出现又忽然消失。
  • 周四的 movie night 和喜福看了今敏的东京教父,太棒了,动画电影就该这样吧,让天马行空彻底服务于情节,带来无尽的想象力和浪漫。

W7 (02/12 - 02/18)

  • 这周天气很好,好几天大太阳。有一丝凉意,但是有阳光时也暖暖的。生活很平静,每天工作,做饭,打网球,看着安妮长大。我很幸运。

W6 (02/05 - 02/11)

  • 春节快乐。周五除夕夜和山汇幸福家一起,周六和路易斯家水族馆,周日小白和于天航家来家里吃饭。连着吃吃喝喝,热热闹闹过年。想起第一年搬到这里,我和喜福自己庆祝,很感恩一点点有爸妈、有孩子、有朋友陪伴。
  • 最近的网球练习有点恶性循环,也可能是和越来越厉害的朋友练球, 好久没赢过练习赛。尤其因为打的多,身体吃不消,状态下滑,就打的更不好。趁着过年强迫自己休息,看视频云练习。
  • 这周同时有IEM Katowice Sc2 2024,每天都在追着看比赛,见证了 Serral 碾压局全程 20-1 的胜率夺冠。

W5 (01/29 - 02/04)

  • 每天翻一翻,看完了 The Inner Game of Tennis。这实际上是一本披着网球外衣的使用冥想思路的学习书。1997年出版,竟写出了如此洞察力。大体上有这么些思路
    • Self 1 is the ego or think mind, whereas Self 2 is the body or execution mind.
    • Quiet Self 1 by stop judging and trusting Self 2
    • How to help Self 2 learn? by image, by sound, by feel
    • Competition is about overcoming obstacles and taking challenges. It’s not a zero-sum game. Everyone gets better by stretching their ability and providing the best to each other. It turns competition into cooperation.
  • 周末冒出了久违的晴天,带着安妮遛狗,还有去公园玩耍。自从安妮能独立走路,不需要太多抱抱之后,我好喜欢带她去散步。她虽然走的心不在焉,但是每一步都在自己的世纪里徜徉,而不像大人,每一步都迈向一个目的地。跟着她,我也会慢下来,尝试用她的视角体会眼前。

W4 (01/22 - 01/28)

  • 这周休假。没什么计划,只是 chill。处理各种签证,给妈妈、给我、给老姑;看了些书,第一次读奥斯卡·王尔德,夜莺与玫瑰“影子是灵魂的肉体”,写给成人的童话,以后我要读给安妮听;打了八次网球,身体酸爽也处在酸痛边缘;看了好多场澳网比赛,虽然我🐔脆败,但是见证 Sinner 封王实至名归。
  • 周五和喜福一起约会吃她心心念的牛油火锅,然后看年会不能停!。借个讽刺的外壳,说了好多打工人的心声,不过快餐消费,也就只能搏君一笑。
  • 最近在给安妮做 potty training,只要安妮主动提出 pee pee 或者 poo poo,然后顺利拉在小尿盆里,就可以积攒五角星。两颗五角星就可以换取一次玩耍的机会,目前去了一次 Ikea,一次 Costco,还邀请幸福一起去了一次 Ikea,进展不错。

W3 (01/15 - 01/21)

  • 周三夜里突降暴雪,幼儿园连续停课两天,带着安妮在后院堆雪人,去操场划雪板,到狗公园在雪中跑。这次雪下的过瘾,在地上堆起厚厚的一层,有种想躺在里边的冲动。
  • 鉴于最近三个月我每天都在做晚饭,对烹饪保持耐心和兴趣,我决定适当升级家里的厨具和刀具。买了一把 Santoku Knife,然后把家里闲置已久的熟铁锅拿出来说,重新开锅上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男人,一辈子,总要,开过一口铁锅…

W2 (01/08 - 01/14)

  • 假期后遗症,每天晚上都想喝一杯。跟着阿咪入了摇酒的装备以及各种基酒,开始各种排列组合,上网学习 Cocktail。
  • 新年希望能捡起久违的读书习惯。我一连开了几本书,第一本完成的是 Tim 早年推荐的平面国。这本书于1884年出自一位牧师、神学家之手,内容是讨论多维空间,寓言也涉及讨论政治结构和女权,非常的魔幻。
  • 今年的第一场雪降临,一个下午,积雪不多,但是零下负十的温度把雪留在了每家的屋顶和林间的小路。周末跟着阿咪和公瑾小白去 Whistler 滑雪,晚上回来网球,脱离家庭生活的一天,麻痹双腿让身体接近虚脱的一天。

W1 (01/01 - 01/07)

  • 圣诞新年假期结束,繁忙的带娃陪朋友生活告一段落,回到工作中,重新享受安静惬意的生活。捡起我的网球运动,连打五天,慢慢找回状态。
  • 周末喜福陪着爱琳去芝加哥玩耍,留给我很多陪伴安妮的时间。自从圣诞期间有一天带她闲逛了一下午 Downtown 之后,我意识到这个小家伙只要足够兴奋,就能一直走下去。所以周末我先是带她去遛狗,走了一个小时,然后第二天去了 Sasamat Lake,走了一个半小时。因为我一只手要牵 Nikki,实在没法抱安妮,所以当她撒娇求抱时,我也只能一只手小抱,所以总共也就抱了五分钟不到。一路上带她“探险”,教她拍照(她也就拍了不到一百来张照片)。去程看风景,回程靠 pizza 望梅止渴,效果不错。我很享受和 Annie 第一次 hiking 的经历。